●﹏●鈴鈴●﹏●

關於部落格
非常對不起~因為很多事情的發生...停止了網誌的更新~可能就此暫停下來了!希望大家能多見諒...各位親愛的朋友~鈴鈴真的有空就會去看看你們的!對不起~也謝謝你們..........
  • 157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感人】催人淚下的照片(轉至網路)


一位老母親在他的兒子犧牲在老山前線20年后終於第一次見到了自己唯一的兒子的墳墓。

什麼20年她才來看兒子的墓? 

因為她沒有去雲南烈士陵園的路費。

兒子的一個戰友找到了
烈士的家。他看到的是, 她的屋裡只有一口破鍋,一個土炕,一堆棉花套。

老人只靠當地民政每個月給的28元過日子。

兒子犧牲20年后,母親才第一次前往陵園祭奠,悲痛的母親是老山戰士趙佔英的母親,今年

清明期間,她由侄兒侄媳陪同來到雲南麻粟坡烈士陵園看望犧牲了20 年的兒子。

這是她第
一次來陵園祭奠自己的兒子。這位母親來自昆明附近的蒿明縣。近年來,當地政府專門撥款

給一些烈士家屬一筆祭奠費用,這位母親才得以20年第一次前往邊境為兒子上香。據麻粟坡

烈士陵園管理人員介紹,麻粟坡烈士陵墓園埋葬著957位老山作戰犧牲的烈士。

其中300多位
烈士的家屬從未來過,大部分是因沒有路費而不能前來,有些家屬來到陵園竟沒有路費回家


http://www.56.com/u50/v_MTMwODkzMzU.html這裡有視頻可以看!!


孩子, 娘等了你二十年

孩子!
這一定是你
娘摸到了
這花崗岩粗糙的石碑
正如我親手縫做的麻布鞋底
從你學步時就聽著喲
那踏在地上的腳步聲
一直聽到你穿上軍裝
踏著堅實腳步離開家

孩子!
娘知道你
腳大步重爬坡穿鞋費
油燈之下千針萬線納底不累
為你再備上三五雙喲
四年后你好穿著回鄉
雖然部隊也發衣發鞋
咱能省一點為咱國家

孩子!
娘掛念你
20年前邊境上槍砲急
古來征戰農家士卒幾人能回?
整日南望燃柱高香喲
保佑我的兒平安勿傷
萬沒想到霹靂晴天下
陣亡通知書送到咱家

孩子!
娘沒了你
砍柴背禾手掌紮了刺
有誰代替你那亮睛來為娘剔?
眼已老花背也見駝喲
一身病痛可與誰訴說?
多想兒子那壯實的手
幫娘撐起這住慣的家

 
孩子,
娘想念你
有心白髮人送黑發人
馬革裹屍葬在異鄉娘卻不能!
老來喪子世上大悲喲
哭瞎雙眼流幹了老淚
娘不要那些軍功獎狀
只想我兒能團圓回家

孩子!
娘告訴你
母子相會咋難如登天
人家說你長眠處地圖上不遠
就隔本省幾座大山喲
這路漫長娘走20年
攢下你陣亡的撫恤金
平生第一次出寨離家

孩子!
娘想念你
每個清明日心如刀紮
20年了娘卻未能上墳敬花
今天為娘給你圓墳喲
多少話要細細給你說
聽說你捐軀的那地方
早又歸還了對面人家!

孩子!
娘不怨你
一將成名我輩萬骨枯
衛國捐軀總是草民來盡義務
人家和談宴會乾杯喲
娘走20年為與兒傾訴
我的好孩子你心放下
很快這裡也是娘的家

孩子!
娘來陪你
生你養你牽掛你
為娘一生只有你
不用再等20年
不用再走20年
不再孤獨20年
不再苦等20年
這土地和這大山喲
是孩子你選定的家
杜鵑滿坡翠松下喲
也是咱母子倆的家
不用再過20年了
娘會來建咱新的家
生生死死
真正的家!

孩子啊,靜靜睡吧
娘在看護著你
這裡是咱
母子的
家!

 

 

 

5/6/2005 寄自美國 紐約 刀客論壇
 
媽媽, 我等了二十年

媽媽!
那一定是你,
我聽到了,
那手工的繡花布鞋,
踏在地上的聲音,
從襁褓時開始就聽著,
一直聽到穿上了綠色的軍裝。
當我在軍營的夢鄉中醒來,
仿佛有你輕輕的腳步來到我床前,
準備給我蓋上裸露的手臂,
當我在貓耳洞裡感到飢渴,
我就閉上眼睛,
仿佛又聽到你輕輕的腳步來到我跟前,
準備端給我一碗甜甜的湯圓。

媽媽,20年前,
當我被敵人罪惡的子彈擊倒在前沿,
我多麼想:你親手為我閤上雙眼,
用你溫柔的手,
再摸我的臉頰一遍,
讓我在冥冥中,
再次接觸你手上粗硬的老繭。

媽媽,我多想對你說,
我倒下的時候,
我的槍刺,
指向敵人陣地的那邊。

媽媽,我多想向你証明,
我,作為一個軍人,
沒有給你丟臉。

媽媽,20年來,
我和我忠實的弟兄們,
默默地站在這昔日的前線。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們來過,
他們給我們帶來了歡笑,
他們給我們傾訴衷腸,
他們把淚水灑在這墓前,
鮮花、美酒、醇煙,
還有他們的後代那紅紅的嫩臉。
可是, 沒有媽媽那替代不了的撫摸,
我心中的寂寞,
永遠無法排遣。

媽媽,20年,
你走了好遠,好遠,

媽媽,20年,
我知道你好難,好難,
我不怪你,
因為你沒有足夠的錢。

媽媽,你空手來的,
沒有任何祭品,
我不怪你,
因為你沒有足夠的錢。
 
媽媽,我知道:
你還沒有吃飯,
可惜我不能為你盡孝,
只能望著你無言。

媽媽,
你的哭聲是那樣辛酸,
我明白你嫌自己來得太晚。

媽媽,
你在我頭上的拍打是那樣的無奈,
我明白你在追問為什麼要20年。

媽媽,
為了千萬個另外的媽媽,
我和你都作出了無悔的奉獻。

媽媽,
在你的身後,
是飛速發展的喧鬧,
是燈紅酒綠的金宵,
是聳入雲端的豪華,
但是,你感受到了什麼,媽媽?
我不求再有什麼額外的照料,
一聲“烈士”已經足夠,
我只求下個清明,
我的媽媽,
能夠再來撫摸我的墓碑,
因為我的媽媽,
沒有剩下多少20年。

佚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