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

關於部落格
非常對不起~因為很多事情的發生...停止了網誌的更新~可能就此暫停下來了!希望大家能多見諒...各位親愛的朋友~鈴鈴真的有空就會去看看你們的!對不起~也謝謝你們..........
  • 157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生!母愛讓死罪兒子良知復活 (真實事件!)

搶劫殺人罪孽深重

逆子傷透慈母心


今年58歲的鄭紀珍是河南省新鄉縣人,丈夫薑林河63歲。夫妻倆勤儉善良、本分厚道。

由於
不能生育,夫妻倆收養了三個兒女,含辛茹苦將他們拉扯大。

三個兒女中,鄭紀珍最寵愛二兒子薑超,然而薑超卻是老兩口的心病。


1989年1月22日,表妹跑來問鄭紀珍:“還有個男孩恐怕要被遺棄,你要不要?

表妹是開
旅館的。

她家旅館裡住著一對販賣山貨的外地農民夫婦。他們身邊帶著5歲的大兒子和3歲的

二兒子,來到河南又于1988年10月下旬生下一個男嬰;由於氣候不適應、營養缺乏、生活條

件惡劣,三個孩子接二連三地生病;現在小兒子三個月了,夫婦倆花光了所有貨款,沒錢吃

飯,更沒錢買回家的車票,可是,大兒子的肺炎越來越嚴重,才三個月的小兒子也因腹瀉骨

瘦如柴!夫妻倆走投無路,向老板娘求救:“這條小命眼看不行……給他找個人家吧!”

良的表妹於是趕來找鄭紀珍,專門問問這件事情。

鄭紀珍聞訊,一把拽住表妹說:“走!趕緊看看去!”她倆看到嬰兒正發高燒,已是命懸一線!鄭紀珍當即抱起男嬰就往醫院跑……


三天后,男嬰退燒了,可他的親生父母早已悄然離去。

旅館的“旅客住宿登記簿”顯示,他

們來自四川省北川縣曲山鎮,男的叫張紅軍。

就這樣,夫妻倆收養了這個孩子,取名薑超。這之前,他們已收養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

鄭紀珍為了讓三姐弟更像自己親生的,故意“調整”了三姐弟年齡之間的距離,把薑超的出生時間改為1986年4月。

薑超三姐弟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被抱養的。


因為薑超體弱多病,鄭紀珍對他特別疼愛。

6歲那年,薑超不小心被一條狗咬傷了,鄭紀珍

帶著他去縣醫院處理傷口,接著跑到市醫院檢查,後來,又帶著他到省醫院做更詳盡的檢查

,直到徹底排除了狂犬病感染的危險,她才松了一口氣!這幾次折騰花去了3000元,這筆錢相當於他的家整整一年的收入……

由於夫妻倆過於溺愛薑超,他很小年紀就非常蠻橫,常對姐姐薑楠與弟弟薑軍惡語相向。

二那年,薑超哭哭啼啼地告訴鄭紀珍:“媽,讀書太費腦子了,現在名牌大學生也不一定找到工作!幹脆我退學學一門實用技術算了,有技術比啥都強。”

鄭紀珍心一軟,特意拎了禮
物找孩子們的大舅,讓他教薑超學電焊技術。

只學了兩個月,薑超再次愁眉苦臉地訴苦:

媽,幹電焊傷眼睛,也掙不了倆錢,現在電腦維修技術最吃香,又賺錢又舒坦。”鄭紀珍仔

細察看了兒子的眼睛,心疼地把薑超領回家,經常給他錢,任憑他在網咖裡折騰……


不料一年后,薑超沒有學會電腦技術,卻學會了打遊戲、聊天上網,還沾染上抽煙、喝酒的壞毛
病,

結交了很多社會混混,經常夜不歸宿。

為了能搞到更多錢上網與吃喝,他常與這些狐朋
狗友幹些偷雞摸狗、飛車搶劫的勾當。

從2007年6月15日開始,薑超好幾天沒回家了。

鄭紀珍天天催丈夫去找,有天下午,薑林河
好不容易在一家網咖抓到了兩眼佈滿血絲的兒子。

薑超一見父親,就不耐煩地嚷:“找啥找
,我一個大活人還會弄丟了?我這會兒肚子餓得發慌,你快回,我隨後就到!”


當晚,鄭紀珍做了豐盛的晚餐,然而,她等到深夜也未等到薑超回家。

連著幾天,夫妻倆四
處打聽,薑超竟像水汽一般蒸發掉。


6月23日傍晚,夫妻倆疲憊不堪地剛回到家中,就見一輛警車“嘎”的一聲開到了家門口,
幾名警察跳下車。

見他們夫婦面露疑惑,一名警察上前說
:“你們是薑超的父母吧?我們是縣公安局刑警大隊的民警。前天晚上,一伙歹徒潛入本鎮養老院搶劫,殺死一名80歲的老人

經偵查,薑超具有重大嫌疑!投案是他唯一的出路,我們希望你們能夠配合……”

警察話沒說完,鄭紀珍就眼前一黑,一下昏厥在丈夫懷裡。等她醒來時,警察已經走了。

紀珍“哇”地哭叫起來:“老薑啊,我們吃菜咽糠,咋就養出了一個殺人犯!”

薑林河老淚
縱橫。一整夜,夫妻倆粒米未進,一邊訴說一邊哭,直到天明。


6月25日深夜,夫妻倆正坐在床上長籲短歎,突然聽到門外傳來翻牆的聲音。

夫妻倆趕緊下
床察看,原來是薑超回來了!

薑林河趕緊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厲聲斥:“畜生!老實
交代,你是不是幹了傷天害理的事!”

薑超用力一甩,害得父親一個不平衡差點摔倒,接著,

他毫不客氣地命令:“家裡還有多少錢,快!都拿給我!我要出去躲躲!邊說著,他就邊動手翻箱倒櫃。
 
見兒子又黑又瘦,鄭紀珍心疼地哽咽道:“超兒,警察已經來過了,你犯了這麼大的罪,躲
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聽媽的,趕快去自首爭取政府寬大處理!”

薑超不耐煩地打斷她說:

“這可是殺頭的大罪!

我才21歲,我不想死!

你們給我聽好了,萬一我栽進去了,

你們一定
得救我,趕快把咱家的宅基地、房子、小麥全部賣掉,

給我請最好的律師,給公安局、法院
送錢,要他們減輕我的罪名,給我買一條命!”


說完,他把翻找出來的錢往兜裡一揣,不顧薑林河夫婦阻攔,跑走了……

鄭紀珍心裡一陣揪痛一陣恐懼,又一次抱頭痛哭……


次日上午傳來消息,薑超和同伙在逃往山西途中被警方拘捕了。

 

兒子被判死刑


拒絕認罪怨恨母親無能


2008年3月14日,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薑超一伙搶劫殺人案。


原來,2007年6月21日,薑超和其他五名20歲左右的青年,經過預謀于凌晨時分潛入當地一
家養老院,在80歲孤寡老人崔某的臥室裡實施盜竊。當時,老人被驚醒,幾個歹徒蜂擁而上

按住老人的手腳,薑超用一個塑料袋捂住老人的口鼻,導致老人窒息而死。除了搶劫、殺人,薑超等人還涉嫌強奸、盜竊等罪名。


鑒於薑超一伙犯罪事實清楚,証據確鑿,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當庭作出一審判決:

薑超犯搶
劫罪、強奸罪,因性質惡劣、後果嚴重,數罪並罰判處死刑。其他四人,或因投案自首,或

因年齡未滿18歲,分別被從輕判處從12年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聽到判決,薑超不服,表
示要上訴。


法官的判詞字字句句像重錘給了鄭紀珍致命打擊。


庭審結束,夫妻倆來不及擦幹臉上的淚水,

相互攙扶著等候在法庭門前,

承受著巨大悲慟的夫妻倆只想再多看兒子一眼。

哪想到,兒子又給了他們一個致命打擊

薑超被法警押解著走
出法庭,

當他看見父母的時,

剛才被法官宣判死刑時還留存眼底的惶恐和迷茫,

突然間燃燒
仇恨的火焰

向薑林河夫婦噴射過來,
他歇斯底里地吼道:“做你們的兒子真倒霉!”


薑超這一吼,圍觀人群“刷”的一下把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

薑超繼續叫罵:

們還有臉

來看我!我早就告訴你們別怕花錢,要請律師,要託關係,要多活動!你們都幹啥去啦?現

在你們滿意了吧?五個人作案,憑啥他們四個輕判,讓我一個人去死!你們沒本事就別生我

呀,當初幹嗎不把我扔掉

聽到這些話,鄭紀珍雙腿發抖,要不是丈夫扶著,她早就栽倒
在地了。


看到薑超因為被判死罪公開責罵父母,圍觀的人們都被激怒了,對他怒目而視,罵他是逆子

法警急忙將薑超拽走。可就在被推進警車的那一瞬間,

薑超回過頭來,再次放聲大罵:

媽!我做了鬼也不能原諒你!”

薑超最後這一句話,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進鄭紀珍的心窩!

那一刻,她感覺大腦一片空白,絕望地癱坐在地上掩面號哭:“老天,我到底做錯了什

麼,你為啥這樣懲罰我

她撕心裂肺地哭喊著,令圍觀者無不歎息……


此後,鄭紀珍精神恍惚,總一個人呆呆坐在家門口落淚自語:“小超,是媽害了你呀!”

知薑超在法院門前對母親出言惡毒,鄰居很同情她,紛紛勸慰:“保重身體要緊!這樣不懂事理的孩子,只當他從未出生過!”

也有說:
這孩子太不明事理,你就是傾家蕩產把他救出來,將來有一天也難保他不會變成咬人的毒蛇!”


儘管人們都同情安慰她,鄭紀珍無法釋懷,仍整夜失眠:

一閉眼,薑超被押上警車時回頭怒吼的樣子就出現在眼前,兒子絕情的話反復在她耳邊轟響。

悲從中來,她感覺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母親。


2008年4月5日,薑林河剛回到家,

就見妻子背著水壺,提著裝了幾個饅頭的塑料袋,坐在家
門口等他。他吃驚道:“孩他媽,你這是幹啥呢?”

“孩他爸,我想不通啊,”

鄭紀珍眼圈
發紅地說,“薑超這孩子既然做鬼都不能原諒我,為什麼還要叫我媽?”

“這孩說話太沒人
性,下次再見到他,我非抽他兩個大嘴巴不可……”

“老薑,咱們沒有把他教育好,咱們是
不稱職的父母啊。”

“說這些做啥,死刑都已經判了。”

說著,薑林河哽咽起來,他將妻子
攙起來。

鄭紀珍扑到他身上哭道:

“他就是被槍斃,也應該有良心,也應該懂得做人的基本
道理呀。如果就這樣讓他糊裡糊塗地死了,我這個做媽的死不瞑目啊!”

“他現在被關在看
守所裡,咱還能咋樣?”薑林河喃喃自語。

“不,我要去找薑超,我得當面把話跟他說清楚
。看守所不讓我見,我就天天在看守所門口等,我不信他不從門口過!”鄭紀珍堅定地說。

薑林河知道妻子脾氣倔,只好任由她去。

 

無法放棄最後責任


母親癡守看守所喚醒良知


當天下午,鄭紀珍趕到13公里外的新鄉縣看守所。看守所制度非常嚴格,她沒見著薑超。

鄭紀珍不放棄。此後每天一大早,她就背著一壺水、拎著一袋糢趕來,坐在看守所對面一個

廢棄書報亭裡,呆呆地凝望著看守所大門,一直守到天黑,腳步蹣跚地回家。


守了一周之後,再去看守所前,鄭紀珍先去郵局寄出給兒子寫的第一封信:“小超:你是罪
人,媽媽也就是罪人。現在,咱們母子的距離其實很近,媽媽每天在看守所門口等著看你一眼……”


警察被這位母親的執著打動,考慮到薑超表現偏激、暴躁、情緒不穩,他們把信審查過,然後將信轉給了薑超。


薑超得知是母親的來信,連封口都不拆,就把信扔到了囚室的角落裡。

半個月后,鄭紀珍仍守在看守所大門口,又給兒子寄出了第二封信。這封信同樣石沉大海。


2008年5月初,鄭紀珍剛走到半路,突然
雷電交加,狂風暴雨,等她趕到那個破書報亭時,

已被澆得渾身透溼。

一想到薑超有可能會給自己傳口信,她就坐在那裡等。


她的狼狽樣子引起管教幹部的注意,他們給她找來了一件幹衣服換上,

並找來兩眼呆滯的薑超,點撥他:

好好看一下你媽的慘樣吧!

你媽想你都想瘋了,成天守在看守所門口,就是

想看你一眼,可你還天天鬧著自殺!

就是餵一條狗,它也知道報答恩情啊
!”


管教幹部的話,讓暴躁的薑超吃了一驚。


到當天放風時,薑超注意到,對面的書報亭裡果然坐著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太,她雙手抱肩,
頭髮斑白,容貌憔悴衰老。

他幾乎認不出,那是他的母親。當晚,他死寂的心裡泛起了一絲
漣漪。


第二天,他又去看,可書報亭裡不見了母親。回到囚室,薑超
找到母親寫給他的那兩封信認真地讀了兩遍。當晚,他久久難以入眠。


第三天,仍然沒見母親的身影,薑超開始替母親擔心起來,不知道母親到底怎麼了。

此後好
幾天,看守所對面的書報亭還是空蕩蕩的。

薑超開始煩躁不安。


直到5月23日清晨,焦灼中,他意外地等來了母親的第三封信:“小超,這段時間家裡有事
,媽不能來看你。畢竟母子一場,有一個秘密媽不能瞞著你……”


看完信,薑超的手劇烈地抖起來,他做夢都沒想到,
一向溺愛自己的鄭紀珍竟然不是他的親生母親,不知不覺中,內疚的淚水奪眶而出……

他問管教幹部:“我媽為啥不來看我?”

教幹部搖頭表示不知情。


此後,薑超常常陷入沉思。

想著自出生后,自己就沒讓媽媽省心過,

他再也不能平靜下來,
爬起身給母親寫信媽,對不起,我知錯了,您現在怎麼了?”


原來,那次淋雨后,

回到家中,鄭紀珍高燒不止,

薑林河把她送進縣醫院。

這場病把鄭紀珍
摧垮了,讓她在縣醫院躺了半個多月。

5月22日,病情稍微好轉,她又想去見那個讓她牽腸掛肚的兒子。

鄭紀珍決定不再瞞著兒子,她要把薑超的身世告訴他。

家裡人也感動了,薑林
河同前來照顧母親的大女兒連夜制作了茶雞蛋、綠豆丸子與烙餅,讓小兒子把吃的送往看守所並寄出那封信。


5月24日上午,鄭紀珍在縣醫院住院部收到了薑超入獄后給她的第一封信

看完兒子不足兩
百字的回信,鄭紀珍雙唇抖動,淚流滿面,跟著給薑超寫了第四封信:“小超,知道錯了,不管啥時候你都是媽的好兒子!”


為了挽救薑超,出院后,鄭紀珍打算去四川找薑超的親生父母,讓他們見上一面。

別人卻告
訴她:北川縣曲山鎮在“5.12”大地震中毀了,找一個叫張紅軍的人比大海撈針還難!


有人提醒鄭紀珍,既然養子薑超的戶口年齡和實際年齡有差異,不妨告訴法院這個事實,

果能夠認定薑超在作案時不滿18歲,薑超的死刑就有可能改判。

鄭紀珍給兒子寫信,

告訴他四川大地震和尋親失敗的情況,

又告訴有關他年齡的情況,

問兒
子她現在並沒為他“活動”,他會不會在這件事上怨恨她?


薑超回信說:“我情願相信咱們之間的秘密是個離奇的夢,

您就是我的親媽媽!別為我操心
了。

我已經明白:你們正是因為淳樸、誠實和善良,才把我撫養成人,哪裡會什麼歪門邪道


錯的是我!

媽媽,來世我還做您的兒子吧!

我一定會聽話,一定不惹您生氣,

一定孝敬您
……

您和爸爸保重身體啊!


鄭紀珍將薑超的信緊緊貼在胸前,滾燙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2008年6月16日夜,鄭紀珍給正在審理薑超案的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刑庭寫信。

在信中,她
介紹了養子的身世,寬慰地說“他已經認錯了!”

最後,她表示:“如果政府能給我兒子一
個生的機會,我願意把我們家今年全部收成的6000斤小麥,再借4000斤,湊夠10000斤,捐獻給孩子的家鄉四川地震災區!”


日前,鄭紀珍希望通過本刊轉達兒子薑超的願望:“
如果二審能夠給我生的機會,我有生之

年有機會一定好好孝敬父母!如果我最終還是被執行了死刑,我願意將我身上所有的器官捐

獻給有需要的人,尤其希望捐獻給遭遇地震災難的四川老鄉!


二審法庭能否注意到薑超認罪態度的轉變呢?無論結果如何,薑超已經脫胎換骨!當鄭紀珍

知悉兒子願意捐獻遺體為他人造福時,她感動得滿臉熱淚,欣慰地說:“只要兒子知錯能改

,對社會能有一絲貢獻,媽媽承受再多的苦和痛、付出再多的血和汗都心甘情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